Jul 12, 2017

[Tokyo Insider]俏皮點心添色 七夕甜蜜賞星

同樣過七夕,日本的慶祝方式和台灣大大有別。有別於台灣按陰曆計日,將七夕視為情人專屬,並以玫瑰、大餐與巧克力為之代言,日本人則習慣照陽曆迎節。儘管他們也將七夕當成時令重點,卻嗅不出半點情愛氣氛,倒是比較盛行擺掛竹枝與短冊許願,同時不忘添以各式星紋點綴。於是每逢七夕接近,各式以星為題的商品便開始盤據視線所及,無論頭頂上的星星賞不賞臉,凡間必然星光熠熠。

繼續閱讀全文,請點閱Tokyo Insider


[潮熟日本]比你女兒還窩心,日本熟齡百貨趨勢

一踏進位於新宿西口的京王百貨,就覺得這裡和別的百貨不太一樣,望向四周穿梭的男男女女,還在苦思究竟差別何在,室友突然冒出了一句驚嘆:「你不覺得這百貨的客人,平均年齡似乎比較高嗎?」

我差點都給忘了,在日本,逛百貨一向不是年輕人的專利,近年更有越來越多的百貨,開始將熟齡客奉為最重要的目標對象。不少店家為了贏得熟齡客的青睞,費盡心思改裝硬體、調整軟體,力圖吸引他們入店。京王百貨新宿店就是其中的佼佼者,據說百貨每年有超過7成的業績,是來自50歲以上消費者的貢獻。

那麼,就來好好觀察一番,看看這間主打熟齡客層的百貨,到底在哪些地方「不一樣」吧!



Jul 4, 2017

[Tokyo Insider]米奇米妮巧扮牛郎織女 星綴迪士尼慶七夕 



暑假開跑,闔家暢遊東京,當然不能不去迪士尼樂園,一圓小朋友們的童話夢境。夢之國度一年四季各有不同看頭,這陣子因為日本的七夕將近,迪士尼度假園區全都推出了應景裝飾以候。

迪士尼的七夕活動期間不長,僅有短短三週,不過裝飾與活動一點都不馬虎。


Jun 30, 2017

[Tokyo Insider]走訪柴又老街 追想東京往昔風情




在先進繁華的東京,逐新求變從來不是難題,不過若想攄懷舊之蓄念,發思古之幽情,又該往何處求解?位於京成線上的柴又,或許是領你步入時光隧道的起點

柴又是位於東京東北隅的一座小城,據地不大,名氣卻十分響亮一來這裡有座歷史悠久的題經寺,敬奉印度傳來的帝釋天,據說對祈求身體健康特別靈驗

Jun 25, 2017

[Tokyo Insider]查指紋、辨鞋印 上警察博物館體驗警探滋味


指紋如何採驗?鞋印與輪胎印怎麼辨識?居家安全又該如何落實?如果你也曾有過類似疑問,務必走一趟「警察博物館」,透過日本警視廳提供的各種數位科技與互動設備,體驗警探辦案的滋味。

由警視廳設立的「警察博物館」座落於東京京橋,今年四月剛剛結束整修工程,重新對外開放。改頭換面的博物館不僅煥然一新,裡頭更增加了不少有趣的互動型體驗設施,無論大人小孩,都能在實際操作的過程中,增進對「警察」業務的了解,同時提升個人的安全意識。

Jun 20, 2017

[Tokyo Insider]原畫展銀座松屋登場 十二隻小熊為你揭開繪本下的秘密






還記得前陣子出現過的「小熊學校(くまのがっこう)」嗎?


這一系列由相原博之與足立奈實兩位作家共同創作的幼兒繪本,今年邁入了第15週年。打從年初開始,各地便不斷有慶祝活動熱鬧登場,由此不難看出小熊學校在日本的超高人氣。今天要為大家介紹的,則是在銀座松屋百貨舉行的「小熊學校」特別展覽。

Jun 6, 2017

一年生:公開週間

區內的小學各自安排了公開週間,目的是提供來年就學的準學童家長了解校內情形的機會,也讓現任學童家長可以關注自家小孩在校活動狀況。不過由於虎姊就讀的小學每月本來有一次開放參觀的週六授課,加上公開週間落於平日,因此與會的情形不算踴躍。

只是不才家長我本人,因為自小便患有一見空格就想填滿的強迫症狀,又在大學院中誤養成收到來信不敢不回的劣習,於是一失手便成了公開週間的志工,待發現其實還有不任志工純參觀這個選項時為時已晚,昨日就只得硬著頭皮赴現場報到,以免辜負排班表上「胖(煙斗)」的特別註記。

幸好因為來客不多,所以和一起值班的媽媽同志說好後,還可以溜去虎姊觀摩虎姊上課實況一個小時下來,發現/心得有二:

第一,虎姊的班導是摩羯座生日和我只差兩天

是說虎姊身為一個不喜束縛的射手座,不僅在家要面對摩羯老母,幼稚園的導師是摩羯座,現在連小學的班導都是摩羯中人,不知道她是否日日都在心底吶喊自由(又或者這正是她近來時常在家暴走的理由)?

第二,家長的參觀積極度與學童年級成反比

今日在櫃檯處照顧簽到簿,感受特別深刻,來訪的幾乎全是低學年的家長,中學年後人數驟減,有許多更紙是為了低學年的弟妹順便」看看而已至於高學年,一班能有一個家長出席已經不容易一起值班的媽媽同志見紙有感而發,說她三年級的兒子還千叮萬囑,要她別靠近他教室,害她連參觀都得遮遮掩掩,宛如做賊

聞言想到上回土曜授業,我因缺席被虎姊抱怨了一整夜,唔,只能說去與不去,皆是難題,拉扯的總是為娘的時間與心力。

十一點半,輪值結束,互道辛苦後離場,卻不免有點惋惜,因為其實我心中參觀目標第一名,乃是(結果原來不給看的)給食時間啊啊啊啊啊啊啊


May 30, 2017

一年生:運動會



虎姊升上小學後的第一場運動會,已於上個周末落幕

相較於幼稚園時期,小學運動會幾乎由高學年學生包辦了所有支援作業,布置、計分、廣播都靠他們動手,媽媽們於是不必再身兼多職滿場奔走,比起過往實在輕鬆許多。唯一的遺憾是因觀賽人數年年增加,今年開始禁止站位鋪席,全程立見,大人都吃不消,更別說是小學未滿的學童弟妹,由衷希望明年校方可以闢間教室做個幼兒休息區,以讓飽受幼童摧折的苦命父母稍微喘息。

第一回以小學生之母參戰,會中有三項新鮮處令我印象深刻:

第一,運動會獎勵團隊,而非凸顯個人

全校學生被切分為紅白兩組,並按此落座計分。拔河、滾球、拋沙包等團體運動如此,個人競爭的跑步賽亦復如是。所以整場運動會中看不到複賽、決賽等一定要拚出個終極王者的設計,也不會有讓單一對象吸引鎂光燈的機會(高年級的騎馬打仗除外),個別選手的名次最終全都化作點數投入所屬團隊,閉幕典禮上獎勵的對象也以團體作為單位。

這種安排是好是壞見仁見智,不過第一次見識,我倒覺得非常有意思,這下也總算有點理解,何以「群」的概念能在此國影響力如此深遠(畢竟都從小學開始反覆演練咩)。

第二,「應援者」與「選手」一樣重要。

小學僅獎勵團隊,而不獎勵個別選手的作法已令我大開眼界,但更驚訝的是,與團隊獎平起平坐的第二個獎項,竟然是為應援團所設!

驚歸驚,仔細想想,又覺得這安排不無道理,本來加油就是一項特別需要體力與耐力的事,而且日式應援團那種加油方法,自成一項賽事也絕不奇怪。是說還重視到特設獎項加持,那就無怪乎應援團可以一路從小學發展至大學,在日式的競賽文化中佔據特別位置(但是現實中應援團的形象總能狠狠打碎《應援團之花》自幼扎根我腦海的幻想)。

第三,盃」到底

自小到大,對運動會的記憶就是一個獎狀獎品狂發的日子,實力勇者一天拿走幾張獎狀也絕非罕事不過倭小的運動會顯然不愛這套,沒有個人獎不說,連唯三的團體獎盃都走環保風格,一盃年年相傳,該年贏者便綁上記載年分與團隊名稱的色帶,頒完獎後就送入校長室內靜候來年。紅白歌合戰如此、大相撲如是,小學運動會也沒有例外。

說真的這做法也不壞,少浪費一點資源,避免增加終歸會斷捨離的垃圾預備軍,又節省了許多時間,不必花費在獎來賞去的繁文縟節,如此似乎更能凸顯出運動會的精神與本質。


至於每年都要為難老母們的便當考驗,終究還是躲不過的,誰教倭國的運動會,總是由卡~桑們的廚房晨間運動揭開序幕呢?

[潮熟日本]老了更喜歡做運動,日本熟齡健身房風潮


更衣室裡走進了一位大約60多歲的女客,身上穿著圖案鮮豔的夏威夷風長裙,臉頰紅通通的,看起來才剛剛結束草裙舞的課程。她沒有忙著更衣,倒是一臉親熱地走了過來,朝我身邊一個正在換泳衣的銀髮太太打招呼:「岩崎太太你才剛到嗎?今天來得比較晚喔!」
身旁的銀髮太太滿面笑容回應,「我等等要去上高橋老師的水中韻律操,鈴木太太已經上完啦?要回家了嗎?」